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有點累 感覺錯過想表達的時機XD
要再把那份感覺找回來 需要點力氣
不過還是想打鐵趁熱 把這份感受多少表達出來

OWO最近看了好友寄來的兩本書!
“愛他,就讓他做自己”
“愛自己的7堂必修課” 兩本都是張鴻玉的著作
由新時代思想 推廣身心靈健康和塞斯心法的許添盛醫師推薦
同時他也是張鴻玉輔導師的老師.

兩本書大致上都讀過了70% 還在持續閱讀w
“愛他,就讓他做自己” 這本大部分都是講述各種婚姻的個案
談的”愛”比較在於配偶間的相處
老實說我看了下感覺自己好像不太適合看這本
連男友都沒有 少女好像沒必要去了解有關婚姻或是外遇等的知識XDDD
不過看了後還是有點收穫

“愛自己的7堂必修課” 是繼上一本後出的書
範圍廣很多 不像上一本那樣比較重於婚姻
不過兩本的範圍都還是圍繞在”愛”
其中覺得比較突顯的主題是”愛的迷思” “做自己” “完美主義” “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 等等
感覺這本比較適合青少年階級的看XD


開始接觸到新時代思想的相關訊息
是從去年八月 一個重要的人 對自己伸出了手開始
先是”秘密”和“深夜加油站” 和許添盛醫師的各類演講
各種以前從沒有接受過的訊息 一一在身邊出現了
也許對以前的自己來說 是荒唐的 是不可置信的

無論是那個人的手 還是這些人的字和聲音
都給了我震撼 以前從來不知道 人是能這樣活著的
在這個世界上 是能抱持的這樣的想法活著的

總之我堅信因為一直以來的呼喊 因為好多人的幫助 更因為那隻手
改變的契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浮現了
即使現在有時還是會迷惘 還是會沮喪 勇氣還是會有不足的時候
可是已經能看到 那條能前進的路了
已經能感受到 讓自己站起來的勇氣了
真的很感恩 願意對我伸出手的那個人 還有好多好多願意愛我和信任我的人


教主的Voice本子中 有句話讓我印象深刻
“向別人暴露真實 是件很讓人懼怕的事”
我至今也是這麼認為的 向別人訴說自己的真實 是件令人害怕 不安的事

不知道能傳遞些什麼 能向誰表達什麼 要如何表達 才能完整傳遞出心中的感受
能被認同嗎 會因此被討厭或鄙視嗎
也許只想寫出來 當作整理自己的思緒

以下續讀為 自己到今天為止 感受到的事的一部分XD
童年敘述有



“犯錯” “好的標準” “嚴格” “完美” “懲罰”
至今才完整意識到 自己也是完美主義的受害者
到底是因為學校的教育還是家庭加上本身的個性呢

小學的事情大多已不太記得了 中學的記憶也慢慢在變得模糊XD
但沒帶國文習作 被老師用愛的小手狠狠教訓
有次數學考70幾分被爸爸用力打了好幾下屁股
小二的時候被女老師打到雙手麻掉哭著排路隊 一路哭到家(汗)
那時到底是為什麼被打的我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只記得老師那時猙獰的臉孔
很懷疑老師是失戀情緒不好亂拿小朋友出氣
小三的時候自然老師好兇好恐怖 排隊領打時幾乎全班都狂搓手掌 等得心驚膽跳
小六的時候班導一個不爽 往隔壁男同學的臉上一掌轟過去 覺得不夠好像還再補了一掌
那時的我嚇得完全說不出話來 因為媽媽從小就教我不管怎樣也不能打別人巴掌
小學裡開心的事大部分都忘了 要想一下才會回想起快樂的校外教學或是運動會同樂會 其實每天在家附近亂跑也是有樂趣
可是如果問被打的次數 就能馬上如數家珍般地回答出來XD
小學時雖然小二補過習後就沒再上安親班了 我的成績算是中上的 因為媽媽都說放學後要把功課做完才能出去玩 我也算聽話的小孩
可是就算我很乖 不知為何(一体なんでよ 知りたい) 還是會有被打的時候(汗)
考試考不好 少幾分就要被打幾下 功課忘了交也要被打 聯絡簿沒交也要被打
被風紀記也要被打 大家做什麼都有被打的機會耶
被打和被罵之類的 就算不是我被打 也是看著別人被打 看著別人被罵(汗)
就這樣到了國中 國中的老師和教官們對我們也沒有比較仁慈
看老師打罵學生 都成習慣了 犯錯就被打 大家也不覺得這是什麼稀奇的事
國一的國文老師很嚴格 沒考到85分 一分一下 老師用課桌椅的木板打得好痛
因為是交換改的 最後全班都把紅筆筆芯換成藍筆 就算沒有改到85分以上
也改個70幾 好讓挨打的次數減少
講台上的老師當然不會不知道 於是全班都被班導記了一支警告 作弊當然又被罵了
沒有人去深究我們作弊的原因
老師只是問”你還知不知道誰作弊” 要我們每個人揪出有參與偷改考試的人
卻從沒問過”為什麼要作弊”
大家也就摸著鼻子挨罵 當時的我也覺得作弊就是犯錯 犯錯就被罵 就被記警告 好像沒什麼不合理的地方
大家抱怨歸抱怨 這件事也就這樣收場了
現在想起來還真是…

總之 對學校最深刻的印象大概就是打和罵
老師嚴的臉 大家看老師時緊張兮兮的臉
和嚴的紀律 講究 榮耀 數量可觀的作業 升旗時大家就算站得快暈了還是得站下去
老師們不是缺乏真心就是少得可憐的誇獎
板旁那張好像在告訴你”你贏了誰”以及”你輸給了誰”的排行榜或月考成績一覽表

除了考試考不好外 好多時候倒底做錯什麼而被打 都忘了
同學到底為什麼被打被罵我也忘了
可是我卻清楚記得 當時發麻發燙的雙手 難過害怕的感覺 被罵時自尊心受損的感覺
老師生氣的臉 還有我當時的我 那張害怕的臉


之後 出國的我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的 (好像我出國一兩年後 就說要禁止體罰了XD|||)
在我的學習生涯裡 老師打罵學生是常有的事 因為老師是老師啊 要尊敬老師 學生犯錯了就會被懲罰
做就要做到好 因為每個老師和家長都要我們更好 大家都要做好
做事不要隨便做做 草率或做不好的話會丟人現眼
榮譽 榮耀 自尊 建立在周全的做事方法上 做什麼事都要講究 要策劃到好
考試要考好 作業也都要交 學生該做的事就是讀書 要讀很多書 每天都讀
好的學生就是讀很多書 考試考得好 什麼都做得好 能獲得老師和家長的 大家的稱讚
總之要更好

看了南美洲這裡的教育機制 遠遠不及台灣的嚴格 體系和教法也沒那麼講究
作業沒台灣多 考試沒台灣多 老師也沒台灣嚴
(說到這裡突然想到一句話”跟炭比 誰都不”XD)

讓我除了有點慌 怕這樣會趕不上別人
在看這裡學生普遍的處世態度也會覺得自己謹慎獨立得多 心中有股驕傲感
覺得他們對老師 都沒有台灣的學生那樣尊敬
覺得他們的紀律不嚴 做事隨隨便便沒什麼原則
覺得以前在台灣被學校那樣要求 也不是沒有好處
大家也都說 亞洲來的學生 都比較上進

當時的我默默就把從小到大 學來的一切 化成自己自尊的一部分


但那時的我卻沒有發覺
自己遺忘了好多事 落了好多東西 帶著好多的傷痛和自卑來到這裡
到現在才察覺
要尊敬長輩 對人要有禮貌 我忘了怎麼卸下面具與人自然相處
同學的心機 我的心機 所有人的心機 好讓人厭惡 我遺忘了什麼叫做真誠地去信任別人
從小接受的要求 標準 我在不自覺中養成了追求完美 自我要求的習慣
學校的打和罵 家庭裡的傷痛 我變得敏感 太過於會察言觀色 深怕一個不小心 就會被人討厭
那些考過的試 因為分數不夠就會被打 做事情的要求標準 我到現在聽到要考試還是要做展覽 即便準備再周全都還是會緊張不已
那些做過的功課 因為沒交功課就會被打 我到現在都還會有晚上12點完成作業的情形

看過的醜陋的事情 聽過的恐怖的新聞 即使那時的自己覺得見怪不怪
但恐懼還是留在心裡
遇過的人 喜歡我的人 對我好的人 對我不好的人
讓我覺得受到傷害的人 都好恐怖 世界充滿了恐懼與不安
在小路上遇到陌生的人對自己搭話 一定要走為上策

學校的同學 總是會有那種嘴貝戈戈喜歡道人長短的人
(對友人在BLOG上說的話很有同感) 當時的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你對我好 我就對你好 但要是有人要對我不利 我也不會允許別人傷害自己
當然要以其人之道還以其人之身 讓你知道我有多難過

漸漸失去了對人的信任 總覺得 一群人中 那麼就會有想傷害我的人
慢慢變得小心翼翼 即使沒有表現出來 內心仍希望能不要被傷害 不要被任何人討厭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啊 我有心 會難過 會開心 我有感覺 是個感性的人
但我只能抱著恐懼和不安 故做堅強地前進
不能顯露弱點 不能當弱者 因為那樣會容易被人傷害

“不能錯” 無論在學校還是家裡 做錯事後的最最最大可能性 不是被罵就是被打
大家是不允許錯誤的 錯了 就代表是要接受懲罰 事件嚴重的事
即使也聽過看過”失敗是成功之母”等等的話
但這些話 卻被身邊的聲音蓋過去了
社會上的觀念 向別人求助 例如向心理醫師求助 代表你是有問題的
“家醜不外揚” 那些冷漠鄙視或議論紛紛的眼神能砍人好幾刀
學校裡 老師在考卷上紅紅的一撇代表恥辱
你不會 那是你自己要負責 發問或求助都是種無能跟丟臉的表示
從小就臉皮薄 自尊心當然有
結果 我連伸出手 都做不到了
不知道為什麼 慢慢地 不能自然表達自己真正的感受了
我膽怯啊 怕得連自己也不知道 連自己都無法承認自己害怕

也許現在想起來 這世界觀是我自己吸引來的 也受到家庭的影響
家庭 有的時候 真的會傷人 (雖然看個案上的許多家庭 覺得自己還算幸運的)
媽媽並不會要求我考試考要好 只有爸爸會對課業有點要求 但還不至於打罵很嚴重的地步
但是種種原因 我很不安
加上很多無法簡單解釋清楚的事 在童年裡有著好多恐懼和不安的顏色
就像在學校一樣 很快樂的事回想起來沒幾件 大多都是普通的童年生活和小樂趣 模模糊糊的
但恐懼難過的事情 卻到現在 整個畫面都好清晰 清晰到彷彿能看見當時那個自己的 絕望的臉


曾經覺得最討厭的就是人了 最恐怖的就是人心了
活著有那麼多痛苦 那不如消失好了 這樣的事情也想過
雖然就像凱琳說過的 ”痛苦是不能衡量的”
但也許比起其他更悲慘的小孩 我很幸運了
現在也意識到我只看到了台灣特定的一面 只看到了世界小小的一角
可是那個時候 所有的恐懼 所有的不安 只是我所看到的 我接受到的
對於那時國一的我來說 就是世界

因為有媽媽的愛 因為有妹妹 加上我天性真的蠻善良的(自認)XD
不會去做些很有破壞性的事情
後來被媽媽帶出國 逃離了那時的環境 但是我的心 卻沒有從陰影裡走出來
不懂自己為什麼害怕 明明讓人恐懼的事情已經從身邊消失了啊
不懂自己到底覺得哪裡不足 為什麼不安就這麼住在心裡 跑也跑不掉
接著過了快4年吧

這4年間 頭幾年幾乎停止了跟台灣的聯絡 只有跟幾位熟識的朋友在來往
語言和環境的適應力 似乎因為我自己對自己的打壓 而變得差勁
大概是無形之中也對社交這件事有恐懼感了吧
翻開我寫過的日記 除了拿別的事讓自己轉移注意力外
以直有著這樣的句子 ”加油” “要把握時間” “可以做更多” “會變好”
除了是我仍在當完美主義的受害者外 也是心中的吶喊吧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但是我不想放棄自己啊 想前進 不想再這麼害怕了
世界真的是這樣充滿不安嗎 真的是這樣充滿了不好的事嗎 無法相信
可能是叛逆期或轉變期之類? 一直在不安定和不信任裡打轉
心在不知不覺中有部分沉睡了 有部分還在掙扎
我看到的一切 還有小時候家庭中的氣氛 連自己都不怎麼察覺到
自己從小的思考方式 偏於悲觀 幾乎都把注意力放在難過的事情上了
就這樣帶著各樣的思緒 滾了4年

在這裡遇見了 第一位肯誇獎我中文文筆的老師 在這之前根本沒有老師誇獎過我作文寫得好啊!
可是這位橋校校長 卻拿著我的作文對我示出拇指
因為他 我對寫作產生了好大的信心 不斷給予我鼓勵跟關懷 想法也非常開明
在這裡也遇見了 第一位讓我打從心裡感到尊敬的阿根廷老師
老師常聽我說心事 教給我的 不僅僅是學業 更是她的熱情 她的為人處世
老師也讓我感受到她真心期望我能變好 她對我的鼓勵 真的讓我很感激很感激
尤其從剛過來總是會習慣性與老師保持距離
比起西方 東方人普遍的感情表達方式真的保守許多
老師也花了不少時間 才讓我對她卸下面具跟心防

在這裡也遇見了讓我感到很知心的兩個朋友
雖然語言上有隔閡 而且這兩個朋友現在都不在我身邊了
一個轉學一個去別的國家的時候 真的讓我對自己跟友情的緣分快絕望了XD|||
可是從她們那邊感受過的事 都成為我前進的動力之一了

一直到了關鍵的去年8月 連我自己都無法置信 在我沒察覺到的時候
有人對這樣的我 對這樣光是連伸出手都會充滿膽怯的我
伸出了手 並拉了我一把 在幾個月間 我感受到了以前從未看過的事
初次體會到 原來人是可以這樣活的 原來世界上還有很多我未體會過的事情
感受到了 那個人的光 也許她並不是特意地對我伸出手
但是她對生命的想法 對世界的觀念 她的生活 對於躲在陰影裡的我來說 是前所未見的光輝
就這樣 在自己也沒察覺的時候 看到了她幫我指的路
身邊的資訊改變了 幾使花了時間聚集 想法仍在改變 一點一滴地在感受自己的心
到今年8月 也許是能量聚集到一定程度了吧 開始發現 能夠更勇敢地前進了
這一切都讓我感謝從那天開始的契機 在那天 在南美這塊土地上 遇見了至今為止影響我最多 也是最重要的朋友兼貴人
感謝這位朋友 也感謝所有我身邊的人 感謝這個世界沒有放棄膽怯的我 也感謝自己 沒有放棄自己

感謝身邊所有的一切 所有的資訊
現在我才發覺 (也許這些事無法用語言清楚表達)
世界是可以美好的 所有的事情 背後都有好的意義
所有的變化都是為了變得更好而變化
恐懼 不安 所有的情緒背後 都有愛的存在
吸引力法則 我們都是勇士 而勇士很重要的課題之一就是”信任”

現在才知道
我是可以不用那麼好的 因為我很好 所以可以做出很棒的事
而好的定義 是可以不用建築在別人對你的評價上 是可以不用建築在社會的價值觀上
自己才是那個 給予自己價值的人
犯了錯 也沒關係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必須先信任自己
必須先喜歡自己

每個人都是自己心靈的鏡子
如果想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人 可以去觀察身邊的人 因為是自己去吸引及邀請他們來的

我是可以不用否定自己的
我是可以去肯定自己的
要去了解 自己是有力的

人是不用比較的
我曾在劉某本寫給他兒子的書(好像是”肯定自己”還是”超越自己”)
中看到一篇文章 標題為”比,才會進步” 裡面是贊同”比較”這件事的
但經過這一年後我才了解,並不是那樣的
人類本來就不需比較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值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那怎麼能把那麼多那麼多不同的人 放在同一個標準下做比較?!
就跟拿分數來比較學生好壞是同等道理
人本來就不能比較 也不用比較 每個人真的都有每個人的價值 都需要自我肯定
每個人生來就有屬於他自己的VIP道路
況且進步的方法那麼多 何苦要選擇那種會讓人痛苦的方式呢?!

傳統觀念 社會人吃人 競爭壓力大
用各種方式教育孩子 目的是想讓孩子變得更好
但是唯有在愛和關懷下長大 才能讓孩子擁有真正的思想自由
用打用罵用強迫 即使課業會進步 但心卻受了傷害啊

老實說我一直以來真的覺得很不爽
到底是我盡往世界不爽的地方看還是
明明世界有那麼多的不滿意 我的世界中 所有的成人都像是失敗者
那麼又有誰有資格告訴我該怎麼做
而這一切都在了解心時代思想中 慢慢尋找讓我釋懷的解答

其實很多很重要的事 真的就在心中了 只是要把他找出來

過去沒有對錯 一切都是成長與學習
每個人的靈魂 都會朔造出能讓他學習的環境

有些過去的事情 不是”你”失敗了 而是”那件事”失敗了

要把別人的人生還給別人
要知道 自己創造自己的實相 我是有力的 我能夠決定我自己要怎麼想

孝順父母 最好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快樂
(這句話字面上聽起來很荒謬很不孝很自私(汗) 但是許醫師的演講中有對這個觀念做出解釋)
我有點不曉得要怎麼表達才好
要真真正正的自我成就 真真正正的感受到生命中的喜和愛 活著的價值
那才是對生下自己的人來說 最大的報答

你不用想自己到底對得對不起誰,最重要的是 自己到底對得對不起自己?

宇宙的萬物都有向善 變得更好的本質 人心本善
其實所有人都是好人 只是存在著迷失了的好人 跟做了壞事的好人

正面的思想 正面的力量遠大於負面的力量
了解這個道理後 也就會知道為何打罵孩子是個很爛的選擇
每個人都有心 都會感受到喜怒哀樂 孩子也是人

“上天給予的苦難”
這句話也是讓我不爽到從許醫師那裡聽到解答為止
正如你不會希望自己的子女或親人 藉著受苦受難的方式成長
你會希望他變好 但你永遠不會打從心裡希望他受難 不是嗎?!
所以所謂的 上天 老天爺 上帝 神 等等 都不會希望人們藉由受難的方式歷練成長
許醫師的賽斯心法是 “意念創造實相” “觀念帶來經驗”
正如吸引力法則 那都是人們想要自己藉由受苦的方式成長 因為人真的有時很不知道要怎麼好好對待自己
”你的思想創造你的實相”
“所有的人的思想 創造這個世界的實相”

每天是可以活得喜 活得每天都感受到新的收穫


怎麼辦 大致敘述了童年經歷
真的不是要傳教什麼的
很多想表達的事 很想完整地表達這一年來的收穫 想分享這份對生命的新體會
可是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只能把意念化作簡短的句子打出來

可是這些句子 真的起初單聽起來 或是單看起來 覺得不了解或是荒謬 覺得是形式上的句子
必須要真正去理解


這樣一打就打了三個小時
不過覺得及時記下自己的心情是必要的 手寫日記常常會懶得寫太多 但打字就會批哩啪啦停不下來
還有很多想表達的事 但今天就先這樣了

嘛 即便現在還是覺得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現在只是個開頭
身為人 理所當然會有七情六慾 理所當然會開心 會快樂 會難過或是沮喪
重要的是 感謝好多人 我已經能夠提起些微的勇氣向前進了

『每天的生活,都是靈魂的精心創造』
(在兩本書上的蝴蝶頁旁 特地用兩頁 醒目地重複這句話)
Category: 雜記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