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充實的一天
很累,但很充實

+畫了MENMA,望有成品
還捨不得看結局(掩面

+當了壞小孩被訓了而感到莫名開心
是平時跟著大家悠過頭的關係吧(喂)
發覺似乎已經好久沒有人肯好好正視我做的事了(這人是幾歲)
蠻複雜的但還挺莫名的高興
但我還是覺得我自己拿捏標準就好
(說到底還是想堅持自己的步調)
因為我真的已經夠處女座夠完美主義了wwww
現階段我覺得跟本不需要誰來告訴我哪裡該加強哪裡做不好(自己已經快逼死自己ww)
麻煩安慰我或是讓我冷靜啊
呼w

+禮拜天要跟大家去看電影
很期待!
像個小孩子一樣一直期待跟一票人去看電影...
明天要一起吃韓國烤肉


然後我的人際關係真的單純到隨便什麼邀約或小事都能讓我如數家珍般的耀了(?)(中文有沒有問題啊)

真是奇妙呢我
有時候會覺得 察覺到自己是一個人的時候 沒有跟誰有特別的連結的時候
覺得好放心 好安心 不需要擔心什麼
自己一個人 真穩定 這樣
(很多朋友=不穩定? 對我來說是這樣嗎? 驚)

但是有時候又會覺得 跟大家在一起 單單只是跟大家站在一起 就感到安心
跟社會沒有連結(?)的話會讓我感到很不安...吧

慢慢查覺自己的這種矛盾也是種進步吧



嘛 都好
我正在前行

一直一直都沒有放棄自己 沒有打算放棄自己 沒有打算為過去的自己貼上毫無意義的標籤
雖然有時候會覺得什麼意義也沒有 就像被那種"做了也改變不了"的念頭壓得喘不過氣時一樣

但是仔細一想
怎麼可能毫無意義呢 那是我努力走來的每一步 悲傷也好開心也好 都是我努力走來的 自己面對了 承受了
怎麼可能是毫無意義? 如果說那是沒有意義的 那簡直就是無視了過去每個努力活著的我
所以怎麼可能沒有意義呢

而且怎麼可能不改變呢
就像去年的我不知道今年的我會在此處 昨天的我不知道今天的我會有這種感受
怎麼可能不改變呢 怎麼可能無法改變呢
跟本就是就算拼命想著不要改變 也無法不改變 任何事都以它的步調在轉換跟轉變啊
怎麼會是無法改變呢 其實 想不改變都不行



所以很多時候 我都不曉得
到底是現在的自己該給過去的自己一個擁抱
還是我需要過去的我 給現在的我打氣

但是光這樣想就覺得有點安心 感到不是獨自一人



堅強點

再堅強點

儘管知道沒有絕對堅強或絕對可靠的人 我不打算要自己那樣完美 因為不可能辦到吧

但還是想 盡可能的堅強跟獨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雜記

Category: 雜記

先吶喊一下
那朵花結局的話,每週只剩OP可以期待的日子要怎麼活啊我不知道啊!!!!
雪集這混帳!!!!!!!!
這傢伙除了臉蛋好看聲音好聽以外都讓人莫名火大欸wwww看到他為女孩子拭淚的溫柔舉動整個讓我心中升起一把無名火wwwww不斷想著: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啊!!啊?!啊?????!!!!(抓狂)鶴見醬不值啊快去找其他的好男人吧!!!!
各方面雪集人格上(?)真的很不器用,非常(篤定)
可是他又偏偏是個帥哥還有著13的聲音(搥牆
...13的聲音

討厭不了(喂)

Category: 雜記

不得不說

*化學...是因為還沒碰過有趣的教法嗎
都快覺得化學君是我的罩門了
就連"想像要讀他"都覺得枯燥
他一定很傷心吧(?)

要應付考試的我也很無奈呢


*看到高橋優的 福笑い PV覺得
嗚哇... 這就是眼睛會KIRAKIRA閃爍著的勇敢的人吧
很棒 很不可思議的感覺
哪日我也能夠 用那樣的眼神正視自己嗎

突然覺得
那些比自己還要閃閃發光的存在
能那樣率直地活著
一定是因為他們懂得不光往悲傷的地方看吧
比起沉浸於悲傷 更懂得選擇怎麼樣開心地自在地活


Category: 雜記

呼呼呼

氣溫偏低的一個晚上

‧收到久違的,那位重要的人的e-mail
很開心

‧把信跟小包裹寄出了
老實說真的是深受姊姊的影響才會開始寄實信,
因為感受過收到信時的那份溫暖

印象最深刻是去年
有一次 在一邊想著非得努力去改變些什的時候 仍是默默地感到沮喪
要上課時 慣性地看了下家門口的信箱
意外地翻到了一張她寄來的卡片

雖然想著不能依人 再怎麼樣我也想保有自己的堅強
但是當下看到卡片時 真的止不住欣喜跟安心到想落淚的心情
很神奇 明明只是一封信 簡短的內容 但我拿在手裡真的覺得好窩心好窩心
好像連上學的步伐都變輕盈了w

所以信裡面寄宿著心 是真的吧

如果透過寄出的東西 我也能讓誰感到溫暖 就好了
就像她對我所做的一樣

‧在同學的慶生宴上
突然發現 即使是這樣不器用的我 居然也真的有能接納我的人 有願意對我表示喜歡的人
嗚啊 突然不知道要說是我很害 還是他們很害
一直一來 默默地看著自己
想著 去喜歡 去接納 不批評自己
這才漸漸發現我真正的想法
吶喊著 請喜歡我 同時也喊著 不要喜歡我
渴望著 請接近我 我不想自己一個人
但同時我又幾乎是在用同樣的力道想著 不要靠近我 我想自己一個人

嗚哇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矛盾中能量互相消抵 卻沒自覺阿wwww

儘管現在的我仍是很笨拙
但一定有什麼正在改變

OK的
正在用自己的步調前行


Category: 雜記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