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意味不明 Act. 03 -Be back-

「能讓您回到過去的魔法帽 399貝特」


直立的招牌上,是一連串男子讀不懂的,字體特殊的文字。
商店街的角落裡,新開張了間風格獨特的小店,這在小鎮裡很快地傳了開來。

『據說老闆是從大城市來的富豪呢』隔壁的塞列斯太太如此說道。
『就是呀,他在洛斯城裡,可是有著五棟洋房、三台汽車、跟數不清的土地啊』轉角肉店的老闆娘如是說。
『有人說,那老闆是人口販子的頭頭呢』
『…………不過,那樣的人,為什麼會看上我們這不起眼的和平小鎮?』

誰知道呢。
在這之前,男子並無特別留意那些真實度不明的傳言。
哪家的雞死了,哪家的兒女到大城市工作了,不管是什麼芝麻豆大的瑣事,鎮裡的女人們都能好好拿出來談論一番。
因此,在自己的雙目被這櫥窗的一角吸引之前,他以為那只是小鎮日常的一部分,再平凡不過的光景。

他以為是那樣的。
日落時分,夕陽彷彿一盤被人無意弄翻的暖色顏料,灑了小鎮一身。商店街裡來來回回的人群,打烊前叫賣的吆喝聲,貨品、菜餚、蔬果的味道,全染上了紅色與黃色。而男子一如往常地,準備穿過每日回家必經的商街。
在這黃昏的熱鬧氣氛中,那轉角的新店顯得寂靜與冷清,淡色的玻璃拉門上掛著鑲有『OPEN』字樣的牌子,牌邊上也嵌著奇妙的花色紋路,從櫥窗看去,店內彷彿像打烊了似地沒有電燈的光亮,只有被染上紅黃色的各式商品。

那是一瞬間的事。
就在男子的餘光掃過櫥窗的一角,視覺像是被什麼刺激而停下腳步,他只能睜大雙目,任憑空氣跟時間在那瞬間凍結。
只是一瞬。
下一秒,扛著兩擔滿滿貨物的壯碩男人經過男子身旁,大的肩膀撞得他傖琅了一步。

「啊、抱歉啊~這位小哥!」話音剛落,那人的身影就埋沒在前方商街的人群中。

彷彿是那撞擊讓時間再度流動了。男子感到心中有什麼在顫抖,促使著他行動。

回過神來,映入男子視線的是個帽子。

正確來說,是位少女。纖細且略矮的體型跟巨大的紫色帽子成了對比,的帽沿遮住了她的臉龐。男子從上方只看得見少女嫩紅的嘴唇。

魔女。
那有著詭譎弧度的笑容,令男子的腦中浮現出這單詞。

「你說,你想看的,是這頂毛帽,對吧?」

少女說著,並將之遞給男子。

帽沿上有著白色的羊毛。
原來摸起來是這種觸感啊。男子想著。

襲來的記憶宛如洪水。彷彿能聞見那天的空氣。

---那條長長的藍色天空。

---以及那人身上的溫暖。


「特價商品,399貝特哦。」

不過,它等你很久了呢。

「免費免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Novel

意味不明 Act. 02-Time-

就這樣,過了多久了呢。
飢餓和寒冷讓身體失去時間感。啊啊,到底是過了多久了呢。

置身在鬧區小巷中的青年如此想著。
從遠處看,青年的身軀彷彿像是破棄的人偶般,被丟置在潮濕發臭的巷子底。

他像是放棄一切般地,將失神的視線凝固在眼簾中的那條天藍。

由於豎立在兩旁的建築物,青年瞳眸中映出從中冒出的是,筆直的一條天空。

好藍啊。藍得像是要從隙縫溢出來似的。
青年想著。

跟污穢又狼狽的自己比起,那蔚藍顯得過於耀眼。

真可笑啊。
青年想著。

為何無論如何,它總是在那裡呢。

吶。
為什麼呢。

***

有抹身影出現在巷末的角落裡。
在那,彷彿失了線的傀儡般靠牆半躺著的,青年身旁。

眼中的蔚藍無言地被來者遮住一大半。
青年反射性的緩慢眨了眨眼,仍舊是那失了神的視線。

啊,從那帽緣的上方仍舊看得見那快要溢出似的天藍。
雖然被不知道何物遮住了一半的視線。青年想著。

那人靜靜在青年前半彎下身。
身上的棕色暖襖與青年破爛的衣物成了強烈對比。

好冷啊。
可是眼前帽子看起來很暖活的樣子。
帽緣上露著白色的粗毛鬚,看那質料,是上等的羊毛製成的吧。

面前的身影融入週遭的灰景色,同樣陰暗,且襯托著青年眼中的天藍。

是說除了那耀眼卻柔和的藍,青年大概也不想再看見什麼了吧。

「……係…」
忽地,耳邊似乎傳來什麼聲響。

「…沒關係的。」
青年聽見那人用著拼湊起來的聲音道。

是誰呢?即使想將焦點轉到聲音的來源,卻依舊看不清那人的臉龐。

吶,這位誰,你在哭嗎?

青年感到身體微微晃動了下。
視線內的色人影在煞那間挪移,映入眼簾的又是原本那條潔淨的天空。
上半身被那人緊緊抱住。

也許是位路過的不怕弄髒自己衣服的好人吧。
青年呆想著。

懷住自己的那雙臂好像在顫抖。

怎麼了呢?
如此想著的青年卻沒有發出聲音的力氣。
從肌膚傳來的溫度似乎稍稍讓青年的意識鮮明起來。

「只要繼續走下去…」
略啞的嗓音再次在左耳處響起。

原來人的體溫,是這麼暖的東西。讓人感到安心的睡意。


「一定能看到光明。」

這樣哭泣著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語的人,到底是誰呢?





—————————————所以,沒關係的。


沒關係的。

青空下,失去意識前的青年聽見那人如此說道。
Category: Novel

意味不明 Act. 01

慶典的味道。

樂鼓聲從山谷的另一端傳來。

「啊,是婚禮嗎?」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如此問道。

身旁矮矮的色身影只是循著聲音提起視線,一如往常地不做回應。
花的香味和各種青草味洋溢在風中,今早的惡夢猶如幻影一般。

啊啊,真是和平的氣氛。

順道一提,我被撿了。自從發生過某件與便利商店跟蛋有關的事件,我就被撿了。
被身旁的這…呃…性別不明的色生物撿走。

他從未與我交談,可卻很明顯地聽得懂我說的話。溝通,嘛,勉勉強強。

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呢。
是從何時開始了這樣自言自語的生活呢。
我不知道。

「年輕人,你的名字是?」
我曾被鎮上的老人如此詢問。

名字?
我沒有名字。
還是該說是,不記得了嗎。

存在與不存在。記憶。
若是沒有相關的記憶,就無法確認到底存不存在過吧。

嘛,怎樣都好。
Category: Novel

意味不明 Act. 00

Category: Nove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